您所在的位置:安徽快三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那些活過2019的二線快遞 能挺過2020嗎?

  站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我們回望這一年。如果物流人要用一句話總結2019,相信許多人會說:我太難了。

  這一年,有人從神壇跌落,親手關掉了一手創辦的快遞公司;有人突發意外身亡,留下身處十字路口的公司原地徘徊;有人懷抱顛覆通達的夢想而來,燒完40億后長嘆而去,還有更多的人在維權、討薪的路上。

  對于二線快遞來說,2019年真的太難了。如風達、國通、全峰、品駿、亞風、全一……壞消息接踵而至。不禁讓人唏噓,二線快遞的上升通道要關閉了嗎?

  快遞物流市場集中度進一步加劇,二三線快遞市場環境進一步惡化,但在這樣的境況下有一群人活了下來。

  宅急送:生命不息,折騰不止

  宅急送算是第一個打開國內快遞市場的企業。

  1994年,中國人對快遞還沒有什么概念,從日本留學歸來的陳平,與其二哥陳東升各出25萬元,創立了北京雙臣快遞有限公司(宅急送前身)。經過幾年的發展,市面上已基本形成了“北宅急送南順豐”的格局,曾經還有宅急送收購順豐的傳聞流出。

  但這個歷經25年的快遞公司,如今卻漸漸遠離了聚光燈,江湖上鮮有他的消息。

  在宅急送的成長史上,有過3次轉型。第一次,向小件物流轉型的瘋狂擴張;第二次,“廣撒網,多打魚”,代收貨款、金融業務、電商業務什么都嘗試過;第三次,打破家族100%持股方式,將30%的股份賣給了5大財團,換回了近10億元的融資,發展倉配一體化。

  可惜這幾次轉型都沒有成功,內部管理混亂,定位不清晰,宅急送眼看著同行們紛紛超越自己。但他也沒有像如風達一般沒落,老大哥依然有著他人無法比擬的優勢。

  從官網可以看到,目前宅急送仍擁有32家直營分公司,4374個網點,40個配送中心,48個地址倉,倉儲面積合計21萬平米。全國共計自建平臺304個,其中運轉中心35個,分撥站269個,總分撥面積達到21萬平米。

  生命不息,折騰不止,宅急送的新一輪轉型調整還在進行中。

  一方面,押注新零售,加入到了即時配的隊伍當中。宅急送2017年推出聚焦新零售的即時配業務,主打產品1小時達、2小時達、1日8配等快速多頻次的即時配送。2018年宅急送再次推出新產品,同城3-4小時達。

  另一方面,宅急送回歸基因,服務生產制造業等大品牌商的供應鏈物流。

  近日,宅急送就與居然之家寶坻合作智慧物流園項目,為居然物聯科技提供倉儲、運輸、末端配送以及逆向物流等全鏈路的物流服務。

  有媒體報道,宅急送這兩年由于業務量不足進行戰略收縮,專注東北三省、上海等城市的業務發展但可以滿足部分客戶的個性化需求,也算是活在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中,但隨著外界對自身的壓縮,無力往外拓寬業務,舉步維艱。

  買賣寶高級副總裁白光利曾這樣評價過宅急送:“雖然很多人一直堅守在物流這個領域,每次都能最早發現新的金礦,但是哪次把金礦真正開發出來?一開始耗費了很大的力量,差一點就挖到水了,卻突然放棄,去挖另外一個地方;然后又挖了一會,沒挖出來又走了。最終的結果是別人順著它挖的方向繼續下去,不一會就出水了。難道不是這樣嗎?”

  2020年,希望宅急送能找準自己礦挖出金子來。

  優速:抱團借力,前途未明

  如果要例舉2019年物流圈最震動人心的突發事件,47歲快遞老兵余聯兵的意外身亡屬首位。余聯兵的死因至今沒有對外公開,而失去創始人的優速在2019年遭遇了至暗時刻,好在最后有了歸宿和依托。

  優速在資本的推動下,由壹米滴答創始人兼CEO楊興運擔任新CEO,此后兩家企業一直加快戰略整合工作。楊興運向媒體透露,將堅持“壹米滴答與優速快遞雙品牌運作模式不動搖。”

  據了解,優速壹米滴答宣布合體后,新高管團隊就在上海、江蘇、浙江、廣東組織網點座談會,充分聽取網點意見。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物流行業專家楊達卿曾表示,失去靈魂人物后,優速快遞作為二線快遞品牌獨立運作由此終結。優速快遞借助壹米滴答的物流生態網,有利于已有物流資產實現再生。對壹米滴答而言,優速快遞的品牌價值和人才團隊有助于壹米滴答切入大件快遞市場。

  2018年,被稱為快運市場發展的元年。2019年,這個市場爆發式增長,各個企業都想擴大市場占有份額。

  對優速來說,與壹米滴答的合作能緩解目前所面臨的資金壓力,未來,優速與壹米滴答也有望互相借力,推動大件快遞和小票零擔進一步融合。但所面對的市場環境呈現白熱化的狀態,優速的前途依然不明朗。

  還有分析認為,普洛斯撮合此次入股,并不一定是為了保證優速快遞盈利,而更大可能是希望快速助推優速快遞上市。

  龍邦:被“借殼”,抱大腿

  龍邦近年來一直很低調,直到最近才再次走入大眾視野。

  自今年9月開始,一張會議室內掛著"J&T Express中國 南湖會議"紅色布幕的照片在快遞圈內瘋傳,據多家媒體爆料,有"印尼快遞黑馬"之稱的東南亞快遞企業J&T,計劃進軍中國快遞市場,投資金額或在數十億甚至百億人民幣之間。

  記者聯系了可靠人士進行核實,據透露,J&T正在進行前期籌備,預計2020年初起網,具體的起網時間還未確定。

  而J&T能順利進入中國,得益于龍邦的助力。

  企查查顯示,J&T在中國的總公司上海極兔供應鏈有限公司和各地的分公司已經陸續注冊完畢。上海極兔供應鏈有限公司的股東為樊蘇洲和吳蓉眉。其中樊蘇洲是龍邦速運的疑似實際控制人。

  龍邦速運最近新投資成立了多家公司,公司名字的后綴均為極兔供應鏈有限公司。

  有媒體報道,龍邦老板目前作為J&T的顧問在開展工作,未來有可能會并購幾家長三角或者廣東省的快遞或者快運網絡。

  由此看來,J&T進軍中國的策略很明確,“借殼”龍邦速運進入中國。龍邦持有國郵級許可證,跨省、自治區、直轄市范圍經營,使J&T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取快遞經營許可。另外,龍邦經營和積累了多年的資源也是很寶貴的財富。

  但對于極兔起網各種意見褒貶不一。有人認為J&T背靠OPPO的分銷體系,說不定能闖出一條路,而且通過在國內鋪設網絡,完善其跨境電商供應鏈全鏈路環節,也能反哺其東南亞市場,進一步擴大已有優勢。而另一些人則認為,國情不同,市場環境不同,極兔可能會遭遇水土不服。

  極兔到底是不是一匹黑馬,2020年見分曉。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快遞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