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安徽快三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生鮮電商的冰火兩重天:一邊裁員關店 一邊跑馬圈地

  2019年最后一個月,生鮮電商冰火兩重天。

  從呆蘿卜開始,壞消息一個接一個傳來。妙生活悄然關停了上海80多家門店、清算完畢;號稱前置倉單量第五的吉及鮮宣布大規模裁員、關倉;易果生鮮旗下電商平臺“我廚”被曝官方及APP暫停服務……

  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宣布退出賽道、收縮業務的生鮮電商項目,至少有7家。

  另一邊,樸樸超市、錢大媽、食享會則接連披露新一輪融資,紛紛擺出擴張之勢。

  資本正涌向頭部企業。

  光源資本董事總經理吉星說,資本寒冬下,一個賽道里所有企業都會拿到錢的情況應該不會再出現了,“未來資金會更加理性的往頭部企業集中。”

  另據艾瑞咨詢,2018年中國生鮮電商市場交易規模突破2000億元,未來三年將保持35%的增長率,其中,CR5(五個企業集中度)占比超過60%,頭部效應明顯。

  這一輪洗牌過后,誰黯然離???誰又將笑到最后?

  最高時一單虧50元

  生鮮電商的崩盤都是相似的。

  資金鏈斷裂,是壓死這些企業的最后一根稻草。等到無力挽回,創業者不得不從蒙眼狂奔中停下腳步,才發現,失敗早已注定。

  它們燒錢換用戶,靠外部融資輸血,當資本收緊,內部虧損控制不住,最終轟然倒塌。

  在被拖垮前,前置倉生鮮電商吉及鮮創始人臺璐陽及其團隊,曾在3個月內見了100多位投資人,仍沒拉到融資。

  實際上,2019年上半年,吉及鮮還是資本的寵兒。據IT桔子,吉及鮮共在2018年12月、2019年4月、5月及6月完成四輪融資,分別來自源碼資本、IDG資本、經緯中國和襄禾資本,融資總額超過2億元。

  六七月份剛完成融資,吉及鮮開啟大量補貼,增長速度上去了,但錢也很快燒完了。

  據臺璐陽內部信,從10月份開始,資本市場開始收緊,提出更高的盈利要求,公司開始停掉補貼、努力盈利,但為時已晚。

  12月6日,前置倉生鮮電商吉及鮮召開全員會,宣布大規模裁員,留下的一小部分員工薪水減半。

  從寵兒到棄兒,吉及鮮只用了短短幾個月。

  無獨有偶,呆蘿卜也是6月完成融資,11月就曝出資金問題。

  呆蘿卜創始人李陽說,自2018年8月到2019年11月,呆蘿卜總共融得7億多人民幣等值美金的融資。但是,他“低估了生鮮的‘燒錢’速度。”

  目前,呆蘿卜的部分門店恢復運營,但只限于合肥,且客服系統、會員系統還沒有恢復。

  生鮮電商燒錢有多狠?今年10月倒下的水果生鮮電商“迷你生鮮”自述,補貼時,平均每賣一單虧損5-10元,進口水果虧損更是驚人,今年五六月份時,山竹最高一單虧50元,榴蓮最高一單虧35元。

  迷你生鮮自己總結,為了加快發展開啟補貼,是“最錯誤也是致命的決策”。

  燒錢換用戶,本質還是流量思維。這套方法在互聯網公司的競爭中大行其道,為何在生鮮電商這里失效了?

  零售是個“彎腰撿鋼镚”的生意

  2016年,崔曉琦離開干了兩年的順豐優選時,心灰意冷,他說,暫時不再碰生鮮電商了。

  他算了筆賬:“生鮮電商的產品毛利率20%、30%到頭了,但倉儲運營的成本能占到1/3,物流成本可能又占1/3。目前客單價能有100多塊錢已經算不錯了,但還是太低了。只有把客單價提起來,才能把成本占比降下來。”

  零售是個“彎腰撿鋼镚兒”的生意,不是流量思維,是成本思維。生鮮電商有“一低三高”——毛利率低、損耗高、運營成本高、履約成本高。

  那些死去的生鮮電商,都沒能解決這些問題。

  鮮生友請曾投資了不少果蔬供應鏈公司,一度在杭州擁有130家社區門店。在它資金鏈斷裂后,人們才發現,原來配送到門店的肉經常是不新鮮的,“不隔夜販賣”只是句空話。而由于盲目擴張,鮮生友請員工素質參差不齊,中飽私囊現象層出不窮。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生鮮電商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