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安徽快三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新蛋中國關閉重整 一代傳奇就此落幕?

  2019年12月31日,這是新蛋中國的最后一天。

  沒有熱搜,沒有頭條,新蛋中國的消亡,如同枯枝上剝落的最后一片殘葉,只是單純地為死亡劃上一個句號。

  如今中國的電商版圖,阿里、京東、拼多多三分天下,“新蛋”這個名字已經太過遙遠,遙遠地連它一直的“茍延殘喘”都無人問津,更不會有人記得它曾比肩亞馬遜、領跑京東的輝煌。

  2019年11月,新蛋中國發布公告:因公司經營戰略調整,網站將于2020年1月1日進行關閉重整,完善時間待定。

  2019年最后一天,許多人開始憧憬新的開始,新蛋中國開始死亡的倒計時。

  01.

  時間回溯至19年前。

  2001年,中國電商方興未艾,美國電商如火如荼。出生于臺灣的美籍華裔張法俊,在南加州創立新蛋,加入美國電商創業的浪潮。

  與此同時,他沒有忽視中國市場。張法俊在中國布下小隊人馬,組建新蛋中國,戰略意圖是:集中主力屯兵美國,在中國招募后勤部隊試水市場,并為美國主戰場提供IT技術支持。

  新蛋的創業風格踏實穩健,成立伊始就注重基本功的修煉。

  首先,堅持正品,對供應商審核極為嚴苛;其次,投入重成本自建物流和倉儲,客戶體驗至上;再次,技術制勝,新蛋的自動派貨系統,從接單到出貨只需要一小時,平均每套系統可同時處理超過兩萬五千種商品,正確率達到99.9%。新蛋的印第安納倉,7小時可揀1萬個包裹,揀貨員僅有4名。

  這些基本功凝聚為新蛋的核心競爭力。創立第一年,新蛋美國就實現盈利,并在此后持續增長。相比之下,電商巨頭亞馬遜自1995年創立后,掙扎了6年,才實現盈利。

  三年之后,有一位名叫劉強東的年輕人,正面臨一個影響中國電商格局的抉擇:一是繼續專注于擁有12家IT產品門店的傳統零售;二是專注于僅做了一年,利潤只占10%的電子商務。

  分岔路口,劉強東選擇豪賭,做出讓2/3的部下都反對的決定:關掉門店,做3C網商。

  而此時的大洋彼岸,新蛋美國威震四方。2001年到2004年,新蛋美國的銷售額以“亞馬遜速度”狂飆,突破10億美元;而在萌芽期的中國市場,新蛋中國仍憑借6000萬元的年銷售額獨領風騷。

  當時的新蛋,是劉強東仰望的存在。只不過隨后新蛋也走上了命運的分叉口,勢如破竹的它面臨三個選擇:

  1.中美電商市場同時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2.“舍中取美”,全力進攻美國主戰場,等美國市場地位鞏固,再帶著資金和渠道打回中國;

  3.“舍美取中”,把主力放在中國市場,投錢虧損搶占市場。

  與劉強東的冒險相反,新蛋選擇了最保守的一條路——“舍中取美”。

  這個選擇雖然在后來廣受詬病,但在當時并非不合理。新蛋美國是大本營,選擇鞏固美國市場無可厚非;而且張法俊自己也沒有料到,中國電商市場發展會如此迅猛。

  不過,這個選擇引發的連鎖效應是,新蛋老人卜廣齊辭去新蛋中國總經理的職位,帶走了一批管理人員和產品經理,并在離開之后創辦易迅網,日后成為新蛋中國的強大對手之一。更糟糕的是,這一停滯,給了京東超越新蛋中國的時間差。

  2006年,中國網民總數突破1億大關。這一年,淘寶打敗eBay,成為亞洲最大的B2C購物網站。到2007年,京東銷售額突破3.6億元,并拿到了1000萬美元的融資,高調進軍新蛋中國總部所在地——上海。

  有1000萬美元資金加持,京東開始布局倉儲物流、擴充產品線、招聘IT人員優化網站支付系統,儼然復制起新蛋美國的崛起模式。豐富的商品和良好的用戶體驗,使得銷售效果明顯提升。2007年6月,京東日訂單量已經突破3000單。這一年,京東還建立了以北京、上海、廣州為基點的三大物流體系,總物流面積超過5萬平方米。

  相比之下,2007年的新蛋中國銷售額只緩慢增長至1億元,被京東反超。

  02.

  看到中國電商市場發展如此迅猛,張法俊有些坐不住了。

  2008年,同為臺灣人的胡興民進入新蛋。胡興民的履歷很漂亮,曾在IBM、英特爾、eBay都擔任過重要職位,張法俊授意他著手爭奪中國市場。

  胡興民深知新蛋中國最大的優勢,在于新蛋美國高達20億美元的銷售額及8%的獲利能力所帶來的資金底氣,要對付正在崛起的京東,“價格戰”一招就足夠。

  ——“所有商品,一律比京東低4%”。

  于是這一年,新蛋中國開始擴充產品線,建立起北京、廣州、武漢、成都、上海五大銷售區,與京東打了一場猛戰。

  當然,京東并非任其攻擊。那段時間,京東員工和新蛋員工的對決,從上午9點戰到下午6點:一臺電腦,京東售價5000元,新蛋就4800元,那么京東馬上降到4500元。

  “價格戰”讓新蛋中國在2009年將銷售額做到了近10億元,然而本來準備了8000萬元備戰,在燒掉4000萬元后,新蛋美國總部的財務總監表態,由于新蛋集團要爭取美國上市,繼續虧損下去會讓公司業績報表很難看,甚至可能會影響到上市。于是,新蛋斷糧,與京東的較量戛然而止。

  這讓胡興民很是惱火。在與京東搶奪資源的一年多里,他從供應商那里了解到,京東出現了資金問題,如果繼續增加炮火,新蛋的命運一定可以得到改寫。然而,急于上市的張法俊卻沒有看到這一點,他像當初拒絕卜廣齊一樣,拒絕了胡興民。

  心灰意冷之下,胡興民無奈離去。

  作為新蛋美國的“連體附庸”,新蛋中國受美國鉗制的副作用日益凸顯,

  在“價格戰”的背后,有一個段子:京東采銷一體,早上8點上班,8:30采購完畢,開始打仗,到晚上9點還在加班;而外企新蛋早上9點下班,下午6點下班,絲毫不帶“殺伐”氣場。

  由于新蛋中國難以“獨立”,因此始終保持著新蛋美國的基因——無比堅持高客戶體驗。在美國成熟的市場環境,這是建設口碑的有力武器;但是在初期野蠻生長的中國市場,卻成為制約速度的牽絆。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新蛋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