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安徽快三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聯想失“?!?/b>

  元旦伊始,小米集團再添“大將”。 

  2020年開工第一天(1月2日),雷軍在微博上宣布,在聯想工作19年的常程正式加入小米,擔任集團副總裁,負責手機產品規劃。此前,常程曾隔空喊話雷軍:年底見。 

  求賢若渴的雷軍除了表態歡迎之外,當天下午還被林斌拉去跟常程三人同框合影,并笑容滿面。加上雷軍的“雷電”網友戲稱:"電磁爐"正式合體。

  1月3日,常程開始正式上崗。

  牛刀財經注意到,常程微博已經將認證由原來的聯想集團副總裁更改為“小米集團副總裁”。

  此外,他還在微博上宣傳起了小米產品,這是他加盟小米后的發出的首條微博。

  違反競業協議?

  幾天前,常程宣布“基于個人身體健康和希望更多精力照顧家庭的原因”正式從聯想離職。

  常程此次跳槽迅速引發市場熱議,尤其是加入前東家的競爭對手是否違反競業協議。

  有媒體報道稱,常程從聯想集團離職,并沒有競業條款限制。

  對此,聯想集團于1月2日下午發聲回應稱,公司與所有高管均簽有競業禁止條款,如確有違約,公司將在法律框架內尋求問題的妥善解決,共同營造尊重契約精神的人才流動空間。

  對據第一財經報道,小米方面則對此回應稱:“并未簽訂競業條款,沒拿競業補償”。

  一時間,手機數碼圈嘩然。有網友戲謔稱:離職聯想是因家庭和身體原因,聚少離多;加入小米是為夢想而努力,激動激動激動。成功人士之所以成功是有道理的。

  剛剛提出回歸家庭2天就跳槽小米,這讓聯想的官方發文多少有些尷尬?;チ治鍪Ω讀練⑴笥訝Τ?,常程在聯想的顧問和黎萬強在小米的顧問沒啥差別,被離職,人走了,面子留下,不過常程沒幾天就到小米上班,有點不給楊元慶面子。

  常程離開后,聯想的手機業務換由趙允明來接手負責。外界認為,常程的離開標志著聯想第3次進入手機市場以失敗告終。

  公開資料顯示,常程真正開始負責聯想手機的時間并不算很長,在常程之前聯想高管就像走馬燈一樣換了一撥又一撥,朝令夕改,估計常程也是心灰意冷才做出離職的決定。 

  這是聯想的不幸,同時也是常程的無奈。

  出走聯想

  一個19年的聯想老兵,在微博公布離開聯想時,從他公布的履歷看到幾乎覆蓋了大部分聯想的核心業務部門,從PC到手機再到軟件層面都有他的聲影。

  有媒體爆料稱,常程的實際離職時間是2019年12月18日,與柳傳志從聯想控股退休為同一天。

  在中國智能手機江湖上,因為聯想手機本身逐漸沒落,加上常程喜歡蹭行業熱點、他在微博上粉絲達到了 300 多萬。到處“碰瓷”,因此常程在業內被戲稱“萬磁王”。

  2015年,聯想旗下的神奇工場對外發布了智能手機品牌ZUK,這個品牌最初是由陳旭東主導,常程作為聯合創始人參與;后來陳旭東出任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聯想移動業務集團總裁及摩托羅拉管理委員會主席,常程受命擔任ZUKCEO。

  “聯想擁有很大的資源和能力,是可以做好的,但聯想的體制限制了這個事情。所以我們就想,是不是能劃出一條小船,在聯想的體制外做這個事情,再試一次。”接棒陳旭東的常程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

  在常程的主導之下,ZUK相繼發布了數款產品,包括ZUKZ1、Z2、Z2Pro、ZUKEdge等機型,一時頗受歡迎。

  但是到了2016年,聯想宣布獨立一年多的神奇工場和旗下品牌ZUK重回聯想,而常程在2017年調任聯想移動研發副總裁,同年年7月,ZUK官網正式關閉。

  回歸聯想之后,常程又長期以聯想中國手機相關業務負責人的身份發布了多款機型,其中在2018年的重點是Z5和Z5Pro,2019年則是Z6Pro。

  作為常程的繼任者,趙允明曾經在英特爾和華碩任職,于2019年7月“空降”聯想。

  有消息表示,聯想中國區決策層很看重趙允明在英特爾期間的工作成果,因此趙允明“空降”聯想已經為常程的離職埋下了伏筆。

  但趙允明接手了一項并不輕松的工作。2014年以來,曾經由“中華酷聯”主導的中國手機市場,已經進入到“華米OV”時代,聯想手機在過去5年之間先后經歷了劉軍、陳旭東、喬健、常程四次換帥,但依然未能改變頹勢。

  此外,在常程主導聯想手機兩年時間里,其幾乎每天都會發一條關于聯想手機的微博,并且積極與用戶甚至黑粉進行互動。正因如此,聯想手機才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手機市場中,擁有了些許市場號召力。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聯想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