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安徽快三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這十年最大的時尚收購與交易案:奢侈品帝國的建成

  2011年,當路威酩軒集團(LVMH)以52億美元收購意大利奢侈品珠寶品牌寶格麗(Bulgari)時,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Bernard Arnault就已經建立了一個超級品牌組合,當時集團旗下包括了Louis Vuitton、Givenchy和絲芙蘭(Sephora)。在接下來的九年里,Arnault又創造了新的品牌矩陣,收購了德國箱包公司Rimowa,與Stella McCartney建立合資公司,和蕾哈娜(Rihanna) 合作推出Fenty,還有在2017年對Christian Dior進行了130億美元的整合。今年LVMH以超過2000億美元的市值一躍成為歐洲第二大最有價值的公司。 這樣看來,我們以LVMH的另一筆轟動的收購案結束這十年再合適不過: 就在一個月前,集團以162億美元收購了美國珠寶商蒂芙尼(Tiffany&Co.)。

  但隨著更年輕、更具全球化視角的消費者出現,行業必須做出反應,這也導致許多公司開始重新組建自己的奢侈品牌矩陣。在過去的十年里,奢侈品市場變得更加全球化,品牌產品價格開始采取全球化定價策略,供應鏈也延伸到了世界各地。社交媒體對消費者的直接觸達,使品牌在市場中的言行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貝恩咨詢公司的一項研究顯示,近十年來一些收購和交易也反映了奢侈品行業在中國消費者的推動下實現了巨大增長,中國消費者對奢侈品市場的貢獻率占全球銷售額的三分之一左右,大大高于2010年的19% 。而高速變化的消費習慣、體驗式購物的興起以及電子商務驅動下的傳統銷售渠道萎縮,都意味著“大”成為全球競爭環境中的必要條件。

  雖然在2010年之前也存在一些大的交易案(比如LVMH在1997年以24.7億美元收購了免稅商品帝國DFS) ,但2011年后收購案的數量大幅增加。 展望未來10年,LVMH為蒂芙尼開出的高額收購價格,可能會掀起一波大型奢侈品交易與收購的浪潮。毫無疑問LVMH已經向競爭對手發出了警告。

  Valentino2019春夏時裝秀 |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1.Mayhoola收購Valentino(2012年)

  Mayhoola家族私募基金會是一家由卡塔爾皇室支持的基金會,2012年以8.5億美元從私募股權公司Permira手中買下了這家意大利時裝公司。Valentino由設計師Valentino Garavani于1960年創立,并在Mayhoola帶領下蓬勃發展。過去幾年該集團也相繼收購了一批奢侈品牌,包括了Balmain和男裝品牌Pal Zileri。

  2018年,有傳言稱Mayhoola或將出售Valentino,開云集團(Kering)隨之成為外界猜測收購該品牌的對象(各方當時都對此拒絕置評)。Valentino可能會獲得一個可觀的收購價格,但是這筆交易能否成功將取決于其創意總監Pierpaolo Piccioli是否留任該品牌,畢竟Piccioli的秀場表現是評論家們的最愛。

  2.Yoox與Net-A-Porter合并(2015年),歷峰集團隨后收購合并后公司(2018年)

  2015年9月,總部位于倫敦的時尚電子商務公司Net-A-Porter與總部位于意大利的折扣時尚電子商務公司Yoox合并,6個月后前者創始人Natalie Massenet突然離職。瑞士奢侈品集團歷峰(Richemont)入資Net-A-Porter后便一舉收購了該公司。

  一個月后,YNAP在Borsa Italiana正式上市,成為全球最大的時尚電子商務零售商,總市值超過37億美元,年收入超過13億美元,控制著全球線上時尚和奢侈品市場10% 以上的份額。

  但如今,YNAP面臨著Farfetch和MatchesFashion等對手的競爭,同時Vestiaire Collective和The RealReal等轉售平臺崛起,以及奢侈品牌自身改善電子商務運營都給它帶來了壓力。今年公司也發生了一系列高管離職事件。

  2019年5月,歷峰集團公布了上一財年的業績報告暴露了YNAP的問題。在截至2019年3月的財年中,包括電子商務平臺在內的部門實現了兩位數增長,同時出現了2.64億美元的運營虧損,其中包括1.65億美元的YNAP收購價值減記。BoF分析了造成虧損的根本原因,并且有證據表明,本意想要幫助公司抵御潛在風險所采取的技術升級卻產生了反效果。到2020年,YNAP將無法實現銷售額達到40億美元的目標,在競爭對手逐漸擴張之際會繼續拖累歷峰集團的發展。

  3.Apax收購MatchesFashion大多數股權(2017年)

  2017年9月,紐約私募股權公司Apax收購了MatchesFashion的大部分股權,讓平臺估值超過了10億美元。 此前這家總部位于英國的多品牌電子零售商引起了激烈的競購戰。據稱,貝恩資本(Bain Capital)、KKR和Permira都對此表現出興趣。

  1987年,Tom Chapman和Ruth Chapman夫妻在溫布爾登開設了一家精品店,隨后憑著兩人獨特的眼光迅速擴張。雖然奢侈品電子商務市場發展迅速,但依然面臨挑戰。2019年11月,這家多品牌線上零售商財報顯示,截至今年1月31日的年度銷售額增長了27% ,達到3.72億英鎊。 但增長速度低于去年的44% ,營業利潤下降了89%僅為240萬英鎊。MatchesFashion首席執行官Ulric Jerome也在8月突然離職。

  Supreme x Louis Vuitton聯名系列| 圖片來源:品牌

  4.Carlyle入資Supreme(2017年)

  這是頂級私人股本公司Carlyle首次投資街頭服飾品牌,此次交易也突顯出了這個街頭品牌的影響力。該公司的消息人士證實,Carlyle以5億美元左右的價格收購了Supreme約50%的股份,這筆交易讓該公司的估值超過了10億美元。 然而Supreme是否可以將其影響力變成一種有價值的商品,來繼續擴大品牌規?;褂寫鄄?。Carlyle并不打算長期持有該業務,它將希望寄托于品牌顯著提高的銷售額上再全身而退。

  5.Coach收購Kate Spade(2017年)

  Coach在2017年以24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Kate Spade,但這僅僅是這個美國奢侈品集團擴張計劃的一部分,集團希望沿著開云集團或LVMH的路線發展(兩年前集團收購了Stuart Weitzman),并以Tapestry inc.的新名字出現在大眾視野。集團計劃通過聯合Coach、Kate Spade和Stuart Weitzman的力量對抗商場流量流失問題和日益激烈的線上競爭。

  但在2019年9月,也就是在公司下調全年收益預期幾周后,Tapestry罷免了首席執行官Victor Luis的職務 ,原因是此次收購并未取得預期的成功。根據BoF的報道和分析,其主要問題出在Kate Spade身上,品牌色彩斑斕的手袋曾風靡一代美國年輕女性,但慢慢卻失去了影響力。Tapestry一直在試圖扭轉這種局面,但Kate Spade的創意總監Nicola Glass(2017年底開始任職)的新產品目前依舊沒有獲得廣泛關注。這個品牌缺乏歐洲老牌奢侈品牌的敘事力和文化意義,與其設計師并沒有直接聯系。Tapestry董事長Jide Zeitlin在Luis離職后接管其職務,已經開始牽頭尋找新的接替收購對象。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要與歐洲的奢侈品巨頭競爭,品牌必須采取建立耐心且長期的思維模式。

  6.Michael Kors Holdings收購Versace成立Capri Holdings(2018年)

  Michael Kors Holdings也參與進了打造美國奢侈品集團的競爭,如今該公司更名為Capri Holdings,并在2018年9月斥資21億美元收購了知名意大利時裝品牌Versace,集團想借此舉幫助自身在高端奢侈品市場占據更大的份額。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奢侈品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