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安徽快三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大店難盈利 開小店就容易嗎?

  將資本、零售故事寄托于小業態中,究竟能否成功,接下來將會是拉開差距的關鍵一年。

  歲末臨近,盒馬里、七范兒等零售新業態依次上演了亮相的戲碼,似乎在為這個“焦慮”的零售時代,帶來一絲曙光。

  再回顧這一年,按下新零售加速鍵快門的不是跑馬圈地的擴張,也不是斥資收購,而是為了尋求盈利,改變業態的戰略,以更契合消費者的新零售業態的誕生。

  其中,小業態以更為靈活且成本低的優勢,成為零售玩家押寶的原因。

  但截至目前,各家都尚未開啟小業態的加速度,一方面模式尚未跑通,沒有找到標超、大店與小業態之間的核心差異;另一方面,已經“自立門戶”的玩家們,背負營收的壓力,更加謹小慎微。

  但誰也不敢停下。

  大店遇阻

  新零售的勢態從上半年開始發生變化的。

  今年4月,美團點評將非京地區的小象生鮮門店全部關閉,這一舉動,像是讓零售行業進入了疲軟期,而在之后的一個月,盒馬和超級物種相繼傳出關店的消息,京東7FRESH也遲遲未見擴張的動作,都將這一猜測推向了高潮。

  在零售業,關店的絕大原因在于選址的失利,這點本不應過度解讀,但盒馬在下半年卻將部分門店直接調整為“下沉”到低線市場的小業態——盒馬菜市,這就并非偶然。

  回想在年初,侯毅公開承認2019年是零售業的填坑之年。

  經過三年的跑馬圈地,新零售玩家都在行業內的地位基本穩定,而過快的發展速度和節奏,讓初出茅廬的零售企業,在前、中、后臺上都存在很大缺陷,這些從背后的物流、供應鏈體系到門店員工的管理,都直接將這個行業陷入“陣痛期”。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0月,超級物種有80多家門店。但在2017和2018的兩年中,超級物種一邊探索一邊開店的數量才達到60家。而盒馬在2019年12月,門店數突破200家,今年增長100家。而喊過“3到5年1000家門店”的7FRESH掌舵人都已離場。

  對于入局三年的零售企業們,今年并沒有完成裂變的過程。

  而永輝云創、盒馬、蘇寧小店等在今年齊刷刷的因成本、業績和運營等因素,恐會拖累上市公司的利潤,進而影響資本市場的表現,而無奈從“主業”或上市公司中剝離了出來。

  獨立后,雖然擁有絕對的獨立自主權,但也背上了營收的壓力,因為作為一家獨立的公司,勢必要先學會養活自己,才能探索更大的盈利空間。

  但現實是骨干的,虧損問題尚未解決,談何盈利?

  高損耗、難盈利是零售企業不得不直面的難題。美團點評CFO陳少暉公開坦言:小象生鮮關閉的原因,投資回報率低于預期,而坊間更是傳聞盒馬在前期搭建后臺時虧損巨大。

  盡管,在今年不少企業放出了單店實現盈利的口風,但這并不能代表企業的整體盈利實力,而單店盈利的能力也不能視為模式跑通的證據。只是要想盈利,前提是要達到一定的規模,占據有利點位,更重要的是算清每一家門店的成本和營收這筆賬。

  過高的成本和因經營面積太大而缺乏靈活性,讓新零售業態成為眾矢之的。群雄環伺下,巨頭也調轉航線,試圖講出新的零售故事,名曰“構建生態”,實則保命奔跑。

  保命探索新業態

  侯毅早就預言新零售即將進入“填坑之戰”,今年年初,盒馬先針對運營現狀進行了反思和總結。

  反思的不只是有關大海鮮的經營,同樣還有關于包裝食品、“商超+餐飲”的聯動、線上銷售以及商品結構等問題,而在反思之后,侯毅立刻將狂奔的盒馬按下了暫停鍵。

  根據阿里2019年第二季度的財報顯示,盒馬凈增大店僅15家,創下2018年來的最低值。取而代之的是,盒馬轉向發力千平米以下的小業態,分別為盒馬菜市、盒馬mini、盒馬F2和盒馬小站。

  與此同時,永輝云創和云超在年初完成拆分后,對基于社區定位的永輝生活和永輝mini也愈發的激進。7FRESH于近期落地針對社區和寫字樓的新業態,分別為七鮮生活和七范兒。

  巨頭紛紛轉向小業態,本意是想要離消費者更近,正如生鮮傳奇的總經理王衛所言,店越大,離消費者越遠。

  而集體反思后的零售商們,不僅將門店的面積縮減,在商品結構和目標消費人群上也做了巨大的調整。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小店






{ganrao}